洛九

关于斗破苍穹

我,diss斗破苍穹。
对萧炎只有一种感觉,渣男,对不起,我无法了解三个人的爱情,也不想知道女人要有多卑微才和别人分享一个老公,更令我惊奇的是,这部剧,它!竟然过审了??
别说什么封建社会三妻四妾,现在这个时间,种马文学的流行就是直男癌屡见不鲜的直接原因,可能斗破苍穹不是标准意义上的种马文学,或许他是很热血,但萧炎,他可以是个好兄弟,绝不是个好爱人。
谁不希望得到爱人的全心全意,在有了美杜莎女王之后,为何还要招惹熏儿?别说什么爱,在萧炎招惹熏儿的时候,他并没有思考过美杜莎,同样的,如果他真的喜欢熏儿,就更不该和她在一起,美杜莎在前,所以再怎么说萧炎爱萧熏儿,也不能否认萧熏儿就是个第三者,也就是俗称的小三。
更何况,我不认为一个强者,可以放下自己的骄傲和一个与众多妹子纠缠不清的男人在一起,说到底,这也不过是作者的幻想,就好比书生写的聊斋里主角永远是书生一样,将自己现实中的幻想映射到虚拟世界。完全没有考虑过与书中人物的性格是否相符。
对,没错,我承认这本书很热血,但我diss它的感情观,他们三个人所谓的爱情,是这本书最大的败笔。

男神×你 (虐)

心情不好,想拉几个人

苏沐秋

他习惯天冷的时候将你裹进大衣,习惯在你被虐杀时接过你的鼠标,利落的掌管战局,习惯握住你的手,揉乱你的头发,习惯在你发小脾气的时候笑笑,纵容的目光几乎将你溺毙,可现在,你冷了,没人会担心,竞技场的胜率一落再落,再没人会在你发脾气的时候,纵容的笑起,眉眼都弯成温柔的弧度,你看着树木落下的枯叶,沉默的将一束花放在冰冷的墓碑前,照片上的少年眉目如画,是正好的年岁。

叶修

他拒绝你的语气很认真,认真的让你连笑都扯不出来,“真不可以吗?”面前沉默的男人有着好看到不可思议的手,你抬眼看他,看他习惯性勾起的嘴角抿的很紧,一向随意的男人眉目低垂,星星点点的火焰从他指尖夹着的烟上落下,你放在大衣的手将薄薄的一张纸捏的死紧,最终颓然松开。

小哥

他走后的第十年,你去接他,长白山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,一眼望去,都是苍茫的白色,看不见尽头,你找到他的时候,他的手握着黑金古刀,深蓝色连衣帽遮住了他的眼,他紧闭着眼角,像是睡的安稳。你颤抖着,小心翼翼的将手放到他鼻翼下方,冰凉的,没有一丝气息
你说过,你会陪着我,可你终究是食言了。

张佳乐×你(兄妹)

被欺负

你曾经被情敌堵在小巷中,他赶来的时候,你已经遍体鳞伤,而你的情敌正嚣张的扯着你的头发。

他打掉抓住你的手,将你拉到身后,可偏偏你的情敌还在叫嚣:“张佳乐是吧,你要是敢动我,就别想在联盟混了。”

他的脸色阴沉,声线冰冷,“我想你搞错了一点,首先,我是她哥哥,其次我才是职业选手,你的威胁不成立”

他小心的避开你的伤口,将你拦腰抱起,在你情敌阻拦的时候,毫不犹豫,一脚踹了上去,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个堪称讥讽的笑来,“我可不是喻文州那种绅士,动了我妹妹,女人我也照打不误。”

被爆装备了

你手残,被爆装备后去找他哭诉,他揉揉你的头发,无奈的叹了口气,便刷卡上线,找到那个剑客。

解决了之后,他转头看你,“有你的东西吗?”,你摇头,“没有”,他点点头,赶到最近的复活点,守着那个剑客,开杀,直到那个剑客将你的装备交出来,他这才收手。

后来,你一上线,整个百花都是你的保镖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一直挺烦的,莫名其妙的的就是想哭,可能是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,没有归宿感,总有飘零之伤感。
友人曾说我个性偏激却又习惯硬撑,将自己包裹的看似无懈可击,背地里不知道是有多委屈,是了,我的友人,总比旁人要了解我。
她知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总会写点东西,她知道我手上的伤口都是自己划的,她知道我习惯了一个人舔伤,她知道我哭的时候从来没有声音。
挺想她的,真的挺想她的

杂谈

关于张起灵
一直就觉得小哥是毒,越接触越难自拔,恩,像是上古世纪诱惑水手的海妖塞壬,稍不留意,就会被卷入墨蓝的大海,而他的眸,如黑曜石,沉淀了历史般的浓墨,一直想知道,再没有吴邪他们的日子,那么漫长的时光,这个我爱的男人,是该有多寂寞。不过还好,他遇上了他们,从此刀枪火海,有人相护。
关于周防尊
初遇他,是惊艳他漂亮的发色,到后来,爱上的是他的性子,冷淡寡漠,却会在朋友离开后,带上装有朋友血液的耳环,赤之王,那么漂亮耀眼的的红色,仿佛要燃尽世界,达摩之剑落下的那一刻,那个骄傲的王者,周防尊离开后,我的世界没有了k。
关于一目连
入坑是为大天狗,后来爱上茨木,可唯一不变的只有一目小哥哥,温柔的风神,以一只眼的代价,庇佑了自己的信徒,从此世界便缺少了一半,他不是我第一个六的式神,可五星的小哥哥,可以刚过六星的花,花海横行的平安京,一目连以他独有的温柔,免去了一干式神变为花泥的危险,那么沉默,那么温柔,让我那么心疼的小哥哥啊,愿你的世界,再没有肮脏,而我,将是你永远的信徒。
关于神威
很少见的发色,却意外的配他,明明手上早已沾染了鲜血,明明见过了世间百态,明明已经习惯了战斗,却在不经意见,还会有回头的落寞,心底刻的最深的是妹妹的名字,表面却还是漫不经心,我在想,这个少年,究竟是什么构成的?明明偏执的像是暗夜的罂粟,可又有温柔的眉目,不过还好,我有一生可以去见证。
关于苏沐秋
我不想要你活在叶修的荣耀里,我只想你能在他身旁。他的荣耀应该和你一起,谁说他不会恐慌?你离去以后,世界都空旷了。
关于男神
若我有幸拾的此玉,必倾尽天下待之。